002

<li style="line-height: 25.2px;"

class="">

纪惜时无比后悔自己刚才没有站得更往后点。

“天…是陆衡也…”她听见座位边上的同学窃窃私语,“我竟然和他一个班,这两人完蛋了……”

人群的视线包含着丰富的含义,幸灾乐祸的、看戏的、可怜她的…但没有一个会在这种时候上前。

在利波斯学院,学生私底下会进行分级。

像纪惜时和温黛这种特招生,没权没势,被划分为C级。

一些资产足够跻身富人行列,但财富都是短时间积累起来——俗称暴发户的学生被划分为B级。

世家的公子小姐则是A级。

A级和B级制服都是蓝色刺绣,但由于私下里圈子固定,很好区分。

S级…是金色。

毋庸置疑,陆衡也是这所学校中最不能招惹的人之一。

他的母亲是陆氏集团董事长,集团在各个方面多有涉猎,一举一动牵动本国的经济。

父亲则是坐拥最著名的律师事务所,凡是过手的官司,几乎百战百胜。

真正的天之骄子,生来就已经在罗马。

如果这位少爷想,这个教室里的所有人现在都得收拾东西滚蛋。

纪惜时还不知道这些,她仍然在努力把自己的衣服从吴越手中扯出来。

但吴越就是要拉一个人垫背,怎么都不愿意松开手,他饱含恶意愤恨地看着纪惜时,利波斯那昂贵的校服很快就被扯的皱巴巴。

就算从利波斯退学,吴越也有地方去,但是纪惜时就只能辍学了。

纪惜时有点崩溃:不是,他有病吧?

温黛想上去帮纪惜时,但被旁边的同学一把抓住手:“你疯了?你要和他们俩一起滚吗?”

温黛有些着急:“她本来就是因为我才被牵扯进这种事。”

站在门口的几个人显然不耐烦了,其中一个看了眼陆衡也的脸色,轻啧一声:“骆易,刚才不是说你来吗?快点解决。”

骆易拖住吴越的腿往外拉,吴越死死抱住纪惜时的腿,场面一度非常混乱。

陆衡也的脸色越来越差,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。就在他身边几个少年面面相觑,准备上前助力把纪惜时和吴越拖走的时候——

“让让。”门后方突然响起了凉凉的声音。

陆衡也眉一皱,他转过头。

纪惜时好不容易将吴越的手踹开,突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,抬起头看见了一张认识的脸。

他们昨晚见过。

战局中途加了一个人,混乱起来的教室又一次按下了暂停键。

先是靠近纪惜时的骆易愣愣道:“楚淮哥…你回来啦。”

被他们称为“楚淮”的少年个头很高,起码有一米八的模特身材,头戴式耳机挂在颈部,校园制服光是穿在他身上都能贵上几倍。

楚淮对这里的闹剧没什么兴趣,环视教室一周准备去角落找个位置,目光措不及防和纪惜时相遇。

纪惜时下意识:“你是昨晚…”

在她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前,楚淮已经几步走到了她身边,弯腰抬手,掌心恰好捂在了她的唇上。

少年身上微凉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纪惜时:……

不敢动,不敢呼吸。

她飞快眨着眼睛,楚淮那双狭长的浅蓝眼眸定定看了她几秒,像是确认了纪惜时不会说出来,随后放下手。

他袖口金色的刺绣在光下闪闪发光。

楚淮说:“坐我旁边。”

言简意赅,没有一句废话。

他说完就要朝着后排靠窗位置走去,纪惜时看看被踹了一脚失去意识的吴越,再看看楚淮。

……总之,再怎么奇怪也比留在这里,开学第一天被劝退好。

陆衡也突然开口:“谁允许她走了?”

楚淮:“我。”

陆衡也的视线掠过纪惜时的脸,他扯了扯唇角,略带讥诮意味的笑容浮现在那张俊脸上,显得有些恶劣:“这么久不见,你的审美真是糟糕到惨不忍睹。”

楚淮没说话,只是手搭上纪惜时的肩膀——手掌虚虚握起,标准的绅士手,明显的保护姿态。

纪惜时被他带着往座位的方向走,陆衡也的脸色沉了下去,他快步上前,单手扯住楚淮的衣领,眼眸中带着深深戾气。

“楚淮,我警告过你。如果你是因为这种家伙拒绝我姐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两个S级的大少爷就这么一前一后隔着纪惜时交锋,她忍不住想要蹲下溜走避开这种场面。

纪惜时:……拜托,没有人想听你们的豪门辛秘,能不能管一下我的死活?

楚淮并不说话。

他一副懒得解释的模样,宽大的手掌覆上去,微微施力,手背上原本就很明显的青筋更突出,显现出别样的张力。

在逐渐施加的力道下,陆衡也终于松开手。

黑色的耳钉在光线下有些晃眼,他微微垂眸看向努力把自己埋进地里的纪惜时。

骆易很上道地上前:“楚淮哥,她和同学发生了矛盾,应该让人来解决。”

那几个跟着陆衡也进来的男生赶紧上前把两人隔开,氛围稍微缓和一些的时候,教导主任姗姗来迟。

他先是对着陆衡也和楚淮点头哈腰,而后老鹰一样的眼眸转向纪惜时,眼里满是审视。

两个S级的学生开学就闹出了这样的矛盾,为了平息他们的怒气,纪惜时和晕过去的吴越一同被带去谈话。

吴越被当场开除——这是做给心情不好的陆衡也看的。至于纪惜时,由于楚淮的袒护,她成了烫手山芋。

纪惜时望着办公室的天花板:“老师,我真的很无辜。”

教导主任:“他们两个闲着没事争你吗?你们特招生就好好读书别整天想有的没的,快说你到底干了什么,该道歉就道歉,我的时间也很宝贵!”

纪惜时:“…我说我要去上厕所,正好碰到了吴越摔在陆衡也身上,然后吴越抓人垫背,您信吗?”

很显然,教导主任狐疑的目光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利波斯学院算是好学校,但是也有很大的问题。

特招生在食物链的最低端,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成绩优异、但没什么别的优点的人得罪有权有势者。

纪惜时也不想浪费时间解释,她最后被好好警告了一番,大概意思是“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”,并且被灌输了一通特招生要懂得尊重他人的思想。

教导主任最后说:“你的位置调到楚淮同学旁边,有些捷径不是那么好走的,给我注意点。”

纪惜时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无奈,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对着他们两个点头哈腰。

不过……在这种环境下,女主能幸福吗?她想着事情,刚走到拐角就听见了谈话声。

纪惜时远远看了一眼,见到了她今天倒霉的源头之一。

陆衡也半靠在墙边。

少年身边围了几个人,他曲起的指节间夹着一枚价值不菲的戒指随意地转,浓密纤长的眼睫半遮半敛,呈现出慵懒肆意的氛围。

周围几个同龄人以他为中心包了个半圆。

他们都在看中间的温黛。

“这不是她的错,”纪惜时隐隐约约听见温黛的声音,书中女主语气中饱含怒意,“你不能这样迁怒无辜的人。”

黑发少女据理力争的模样似乎引起了陆衡也的兴趣,他手一转,戒指稳稳收进掌心。

纪惜时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。

她思考片刻,决定还是先不打扰女主和男主候选人的交流接触。

*****

回到教室以后,纪惜时一天都没见到陆衡也和楚淮。

他们是S级,可以把学校当成自己家,自然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温黛也一并离开了一天。

但大概因为温黛是女主,也没有老师追究她的去向。

纪惜时觉得女主应该是要和男主开始接触,她没多想,安安静静在角落里度过了学校里的第一天。

上学的几天不打工,不过纪惜时出不起利波斯的住宿费,办理了走读。

温黛倒是寄宿生,她是全市第一,学费和住宿费一并免去。

在学校里经过这么疲惫的一天,纪惜时做完作业,坐在桌边刷了会儿UI。

原本是想看看这所学校中有没有什么潜在规则,好帮助温黛避开,但纪惜时越刷神色越复杂。

“西森…你过来一下。”

系统是西伯利亚森林猫,平时纪惜时都直接这样叫它。

西森迈着优雅的步伐蹲坐在纪惜时手边:“怎么了?任务应该不难完成吧?”

它担忧了一晚上,连夜补了五十多本小说,最后发现——古早玛丽苏校园文嘛,写来写去都是那些套路,只要让女主认清楚自己的心意就好了。

它一副不再担心的模样让纪惜时有些担心起自己的命运。

她幽幽说:“对你宿主来说,这也是古早玛丽苏小说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吗?”

西森歪头:“什么?”

纪惜时将手机屏幕转向,屏幕上赫然显示了两张图片。

一张是陆衡也和温黛对峙的照片,俊男美女很养眼;一张是纪惜时和楚淮的同框照。

西森看了一会儿,困惑问道:“干嘛?你看上男主之一啦?”

纪惜时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,露出下面的一行红色加粗大字。

“这是利波斯学生的通缉令。”纪惜时深深叹了口气,“简而言之,现在学校里谁都能欺负我们了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  目前暂时定的日更晚间零点-w-

推荐阅读:

算死命 超级反套路系统 模范联姻[星际] 裴允歌霍时渡 网游之全战风暴 高璋蔡杳晴了 昭武大帝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当前任成了科研大佬后 极道开天姜子尘 蛊圣 让你开维修店,你掀起机战风暴?苏白 四合院:夸大事实就变强,我起飞 杯酒人生 原来我恐怖如斯 参加前女友婚礼,现场逮捕新郎官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 武炼神途 三国之秦华传 不灭琴皇 假如我有读心术 重生之吾不枉此生 多少傻姑娘借追星的名义动了真情 斗罗之百万级人生 天后的绯闻老爸 重生异世成灵柩 妖萝仙君 明月绾瑾心 陆太太,你已婚! 网游之美人如玉 绝色卧底妃 剑落乾坤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