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5

<li style="line-height: 25.2px;"

class="">

纪惜时被楚淮送回了楼下。

他站在摩托旁边,头盔随意地扣在身侧,视线没什么情绪地打量着这里的环境。

很明显,这种治安很差的地方并不适合纪惜时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居住。

轻微的烦躁感涌了上来。

利波斯全免了特招生的住宿费用,但纪惜时不住在学校,应该是为了挤出一点时间打工。

她很辛苦。

楚淮视线追随着她的背影,想为她换个居住地的想法被暂时压下去。

这已经超出了“新朋友”会给出的帮助范畴,楚淮知道一旦越过纪惜时的安全距离,只会让她感到恐慌。

要和纪惜时建立联系,只能通过温黛。

纪惜时往前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看楚淮:“那我就不请你上去啦!”

毕竟这里的环境对从小就住城堡的公爵独子来说可能过于简陋,再加上这辆价值不菲的摩托车单独放在楼下很不安全……

城中村鱼龙混杂,偷盗能手也不少,撬走摩托车的什么都很危险。

纪惜时实在想象不到楚淮走路从这里离开的场面。

楚淮点头:“明早我来接你上学。”

纪惜时的自行车落在了学校附近的商场前面,如果没有代步工具,她从这里去学校起码要一个半小时。

纪惜时飞快点点头。

她没再回头,挥别楚淮后跑上楼。

三楼楼道口站了位面目慈祥的老太太,她笑盈盈看着纪惜时:“小惜时,谈恋爱啦?”

纪惜时睁大眼睛:“?”

她爬楼梯脚步停顿下来,匆忙摆摆手解释:“不是那种关系,只是朋友!”

老太太显然不相信,慢悠悠挪到阳台旁边,探头看出去:“啊呀,还在下面没走呢,真痴情呀。”

纪惜时无奈地叹了口气,刚在想“被误会是我的命运我了解”,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摩托车上他的心跳。

扑通、扑通,心跳的频率逐渐趋同,垂在身侧的手也稍稍颤抖起来。

这一个插曲打得她措不及防,纪惜时在自己门口有点纠结,转身来到走廊边向下看。

楚淮还站在那里。

他若有所感,微微抬起头就对上了纪惜时的眸光。

少年动了动唇,做了个“晚安”的口型,面容在月色下柔和了许多。

纪惜时探出的头缩了回去,她跑回房间,难得没有和西森打招呼,外套都没脱就扑到了床上,原本就有些凌乱的黑发更是因此乱七八糟。

小猫担心地跑到纪惜时的门口:“你怎么啦!谁欺负你了吗?今天回来的好晚!”

纪惜时头埋进枕头里,闷闷的声音从枕头里面传出来:“今天晚上闹了一个大乌龙。”

西森蹦到床上:“哎呀你出来说!要把自己闷死吗?”

纪惜时猛地抬起头,脸因为憋着气而变得通红,她迅速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复述了一遍,顺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
“我觉得楚淮可能有点喜欢我!”她大声说,纠结地把手中的枕头揉成一团,“我现在有点害怕了!”

话音落下,一人一猫对视沉默了一会儿。

西森:“你脑袋撞坏啦?”

纪惜时脑袋耷拉下来,连带着眼角都好像有点微微下垂:“好吧,我知道这件事情听起来非常荒唐,但是我真的这么觉得,要怎么调理啊!”

西森仰着头想:“会不会是摩托车速太快,肾上腺素激增产生了幻觉?…男主角怎么可能喜欢女主之外的人呢?”

纪惜时觉得有道理。

她又趴回去,在床上滚了一圈:“有道理,可是……”

“而且,你能有什么契机让他喜欢上你啊?在楼下等你安全进屋可能是亚特兰有这样绅士的行为习惯吧。”

西森好像比起纪惜时冷静得多,但猫爪子其实在微微颤抖,它抬起爪子拍拍纪惜时的手背。

“你可别走歪路啊,这种小说里要和女主抢男人的配角下场都很惨的,你别忘记你妈妈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啊……”

西森又说道:“况且要是自作多情多尴尬呀。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!”

纪惜时醍醐灌顶,立刻摸出手机表达了感谢,并委婉拒绝了明天的接送。

楚淮和温黛好不容易才有点进展,她在想什么呢。

心里压着事情,纪惜时一晚上没睡好,早上起来的时候眼下一圈淡淡的黑眼圈。

昨天晚上因为拉拉扯扯躲避,袖口的扣子掉了一颗,纪惜时只能找了个黑色的的纽扣暂时代替。

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惆怅地叹了口气。

蔫蔫出门的时候碰上了邻居,温彦恰巧开门进屋,纪惜时只看见少年的一个背影。

纪惜时明明起的很早,还是因为中途转公交堵车差点迟到。到教室以后,她全程没有看坐在身边、近在咫尺的楚淮。

纪惜时的无视太过明显,楚淮侧目看了她一会儿,低下头在手机上打了一段话。

纪惜时收到信息:【之前说的要帮我,还算数吗?】

在聊天框里,楚淮不像现实中那样话少冷酷,纪惜时看着那行字几秒,心中的大石头悄然落地。

这应该指的应该是之前说的要帮他创造和温黛接触的契机。

这样也对嘛,需要她帮忙,所以昨晚才会帮人帮到底。

还好还好,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纪惜时心里长长舒了口气,积压了一晚上的压力骤然小了很多。

她往楚淮的方向挪了挪,小声说:“那以后中午吃饭的时候,你和我们一起吧?”

楚淮一直都是独自行动,据说是会去天台——小说男主非常喜欢的位置。

楚淮垂眸:“好。”

纪惜时的反应太明显了,高兴担忧难过…什么样的情绪全部都放在脸上。

被他喜欢压力就那么大吗?

楚淮动作隐蔽地按了按指腹,他看着纪惜时一下课就跑到温黛身边,温黛狐疑的目光随后落在他的身上。

温黛招招手,纪惜时就弯下腰。

少女的表情灵动又生机勃勃,早上来时的愁容不复存在。

楚淮静静地看着,周围学生隐晦的目光落在他身上。

——昨晚,发生在陆衡也派对上的事情目前只在小范围传播开。

毕竟陆衡也临时结束了派对,据说他被气得当晚又叫了私人医生。

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,自然知道楚淮闯入陆衡也的私人庄园,带走了一个特招生校服的女生。

没有人给出确切的消息,但是稍稍推测,大概也能够猜出这场闹剧的女主角是谁——

午饭时间,纪惜时排的队伍和温黛不一样,楚淮要走到纪惜时身后,被温黛叫住。

“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楚淮一抬眸,就看见纪惜时眼睛亮晶晶地朝他点头。

楚淮:“……”

温黛:“你看到UI论坛上关于你的讨论了吧。”

楚淮掀了掀眼帘:“嗯。”

温黛皱了皱眉:“很严重的程度?”

亚特兰国的国际局势严峻到本国的热搜上挂满了信息,刷下了原本当红偶像宋时遇决定暂退娱乐圈的霸榜讯息。

楚淮:“还行。”

他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对策,只是短时间内没有明显成效。

惜字如金的少年垂眸。

温黛觉得和他交流有点困难,不过在利波斯待久了,大概也能习惯这些富家子弟目空一切、不愿搭理人的性格:“所以你打算怎么办?她很关心你。”

“我不会把她卷进去。”楚淮压根就没有打算和纪惜时说和亚特兰有关的事情。

就算是拥有三年的未来记忆,也不代表着他能够顺利的躲避每一次危险,最好的打算,是暂时和纪惜时拉开距离。

温黛注意到纪惜时时不时会偷偷瞥一眼这里,看见他们两个在正常交流以后又露出很明显的满意神色。

“她只把你当朋友。”温黛说,“纪惜时对你没有额外的想法,楚淮。”

她很敏锐,清楚来自楚淮的喜欢可能会对纪惜时造成什么样的伤害。

原本只是时不时回复一句的楚淮忽然瞥了她一眼。

这一眼很冷漠,甚至透露出些戾气,温黛后颈一凉,肌肉本能地紧绷起来。

温黛有预感,如果有机会,楚淮有无数种方法能让纪惜时和她永远见不上面。

S级出现在哪里都是人群视线的焦点,就算楚淮本人比较低调,但是周围的学生很快就多了起来。

人群阻挡了一部分视线,自然也难以注视到带着恶意的目光。

在食堂二层的沙发区域,一队人坐姿随意。

学生之间约定俗成,这里是A级学生才能上的就餐区域,伙食和一层的不一样,邀请的米其林星级厨师烹饪伙食,视野也要好很多。

要让他们同B级和特招生同一个档次,多数人都会感觉到不适。

中间的周诗雨双腿交叠,视线从温黛楚淮所在的列队转到了纪惜时身上。

“诗雨姐,还在看他们呢?”

“哎呀,反正楚淮现在自身难保……要不是苏妍说不要动他,我可想好好看看天之骄子狼狈的样子哦。”

周诗雨手中勾着一个小纽扣,红色的绣线彰示着主人的身份地位。

“昨晚没去衡少的泳池派对,错过了好多有趣的事情。”

“就是,不知道哪个特招生想勾搭衡少,竟然跑到山庄里去了。”

他们一唱一和,聊得兴致勃勃。

“不过是谁呢……”

“看看谁袖口少了一颗纽扣不就行了。”周诗雨语调轻快,视线紧紧锁定了还毫无知觉的纪惜时,像是准备好给猎物致命一击的毒蛇。

“运动会在下周吧?”

“……我们的通缉令又可以重新贴上喽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  看文案这是古早苏文!不用太在意男主!

以及再看我置顶预收!我狂推!

感谢在2023-06-30 20:11:45~2023-07-01 23:59: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光速前进 59瓶;仐 40瓶;wuwusese 12瓶;江、克莱因蓝、忽而疯癫 10瓶;dimple 9瓶;楠溪 6瓶;0.1 5瓶;今已亭亭 4瓶;小月微半 2瓶;凉生生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推荐阅读:

奇门相师 美女总裁的透视狂兵 巫师时代:我能解析万物 石枫梧桐悠悠 王腾 全世界都认为我是主神 新婚夜冷冰冰老公忽然狠狠亲了我 弑天剑狱:一剑开天门 偏偏失控陈怡霖顾南萧 大荒经 龙枭 黄云天飞翔的黑鲨鱼 柯南:开局成为智慧之神 快穿之她又双叒叕开挂了 吞天万剑诀风狂笑 韩阳陈巧倩 陆北城江如意醉氧栗子 都市枭龙张然秦明月 我真不是天王啊 纯系巫师 一人之下:我全性恶人,酒色财气 木叶:忍族的诞生 诸天国师:横贯华夏五千年 万界超级神壕 一剑行道 人在斗罗,武魂死灵圣法神 魔法暗黑之森 假如我有读心术 我的绝美鬼妻 诺恩阿德勒奥托阿德勒四呱 娱乐之中年危机 极恶男子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