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向往爱情

“你他妈真是个奇葩!”骆云仙指着煌城的鼻子怒不可遏的道,“想娶我竟然还让我去跟别的男人睡觉?说你怂包都是表扬你!什么狗屁煌城家,什么狗屁高圆台,我还以为多了不起,全特么是狗屎!”说完,愤怒的跑出了办公室。

老者站起身,眼神复杂的望了我一眼,追着骆云仙而去。

被骆云仙怼的无力反驳的儒雅公子哥,擦了擦脸上的唾沫,站起身道“陈少爷,在下煌城彦一”顿了顿,他好像想解释什么“其实……高圆台没有云仙说的那么……那么不堪,我们煌城家也…挺厉害的,呵呵。好像没什么说服力。”随后,他好像向雾香使了个眼神,也走出了办公室。

雾香对我“哼!”了一声,跟着那煌城彦一的身影走了出去。

瞬间,办公室内就剩下我与万金荣父子。

万以轩长长的舒了口气瘫倒在地上,“吓死我了吓死我了……这八婆怎么就突然绑上了煌城家的大腿。”随后,他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“你也把那八婆睡了?”

“我睡你个鬼!”对这俩父子实在没什么好感,我直接告辞出去。

路过电梯厅的时候,仿佛看见了雾香在角落的身影。

“我滴乖乖,他是怎么和云仙扯上关系的?”好像是煌城彦一的声音。

“一个大学的,估计是因为万以轩认识的。你还娶骆姑娘吗?”雾香道。

“我他妈哪里还敢?还好你找到的早,不过小心为上,其他十二家盯着的人不少。”

“唉……他心思不在我身上,我觉得你把骆云仙娶了我可以轻松很多。”

“这次骆云仙,那下次呢?你可要好好加油,我们两家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了!”

这时电梯到了,我也不好再做那偷听的无耻行径。

回到学校,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在骆云仙的宿舍楼门口等她。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,好吧,实话实说,我不能失去这份兼职。

快到傍晚的时候,我终于看见穿着热裤露脐装的骆云仙出现在视野里,手里拎着大包小包,仿佛扫购回来一般。虽然已至十月底,她的穿着依旧这么清凉火辣,简直就是川省辣妹子的典型,再加上她傲人的身材,难怪煌城彦一那样的世家公子都会拜倒在她裙下。

她似乎看见了我,但又装作没看见一般直接往宿舍楼大门走去。我急了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。

“撒手!”骆云仙恨恨道。

“云仙姐,我们好好聊一聊。”

“不聊。”

“人家死刑犯还给辩护机会呢。”

“你又不是死刑犯,所以你不需要机会。”

“告诉你个好消息!”我突然灵机一动,想起了之前在电梯厅里雾香和煌城彦一的对话,“煌城彦一好像不打算娶你了!”

“他还有这个脸吗?”边说边用胳膊肘将我顶开。

我不折不挠的绕过她堵在宿舍楼门口,“姐!我真的不是想瞒你,况且你也没问。而且,我是真的想摆脱他们万家!”

“雾香这么漂亮你竟然不心动?”

我摇了摇头,“你觉得我这种平民小百姓和她扯上关系,能有好下场吗?如果我打定主意上他们万家的船,我还累死累活去你店里打什么工?”

“谁知道你安什么心。”

见我依旧不打算让开,骆云仙眼珠子一转,问道“我跟雾香谁漂亮?”

我嘴角一抽,“你漂亮!”

“哪儿漂亮?”

我下意识的瞄了瞄她的身材,“哪儿都漂亮!”

“嘿嘿……”骆云仙满足的笑了笑,将手里大包小包全部塞进宿舍楼的传达室里,“走,请我吃顿饭就原谅你。”

女人的思维果然不能以常理揣度,尤其是骆云仙那样的女人。上了她的雷克萨斯跑车,骆云仙带着我在市里七拐八弯的来到一家逼格很高的餐厅。她似乎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,轻车熟路的就带着我来到一个采光、风景都很好的落地窗旁的餐桌上。

当服务员递上菜单后,翻开的那一霎我懵逼了……因为,全特么是英文!我抬起头向四周望了望,果然有一大半的人都是老外,这里应该是专门给外国人和高端人士准备的西餐厅。就在我纠结该如何点单的时候,骆云仙已经报了几个菜名将菜单还给了服务员。

我看着骆云仙,她也看着我,嘴角还上升起一抹弧度。

我把菜单还给服务员,“她点的给我也来一份吧。”

服务员诧异的望着我,“您确定吗?”

“确定。”

“骆小姐点的是针对女性体质的调养食物,男女体质不同,您真的要吗?”

“习惯跟我媳妇儿吃一样的饭菜了。”

服务员笑着点了点头,显然没有把我的话当真“好的,两位稍等。”

待服务员走后,骆云仙狠狠瞪了我一眼“谁是你媳妇儿?”

我撇了撇嘴“你不就是等着看我出丑嘛,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。”

不一会儿菜陆陆续续的上来,女性调养食物的确不太符合我的口味,可能也是这过于正宗的西餐不太适合我的味蕾吧。印象里逼格最高的时候,也就和妹妹一起去牛排店,拿着刀叉学着西方人的样子,实际上吃的都是用泡面料煎出来的牛排。

最后服务员端上一盆佛跳墙焖饭,我吃了一口感觉比之前的菜好吃多了,诧异的抬起头问骆云仙,“这儿不是西餐厅嘛,怎么会有佛跳墙焖饭?”

“看你刚才的菜都没怎么动,我让服务员去隔壁闽菜馆买的。”

我愣愣望着她,不是感动还会是什么别的情绪?即使和白歆相处了两年她也不曾在意我喜欢吃什么,不喜欢吃什么。

“怎么了?”骆云仙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道,“不会是感动哭了吧,哈哈哈,你是不是从小特缺爱啊。”

“我只是搞不懂,为什么明明上午还一副要废了我手的样子,这会儿就又变得对我这么好。”

“女人不就是善变的嘛。”随后骆云仙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有个事儿还是跟你说明白了好点。刚听我爷爷说,雾香虽然是万金荣的养女,但她所在的家族似乎就是万鼎集团的靠山世家。既然煌城家的大公子都不敢对她未婚夫怎么样,我觉得应该也是‘高圆台’上的世家。”她望着我意味深长的道。

我眉头不由自主的紧皱,难怪那煌城彦一对我这么客气。

骆云仙继续说道,“所以我觉得之所以你现在一点事儿都没,全依仗着雾香对你关爱。要是哪天她对你绝望了……嗯,我估计你会死的挺惨。”

“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过我呢?就因为我跟她睡了一觉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”骆云仙摊了摊手,“女人心海底针哪。”

用完餐,我去找服务员结账,却被告知我不需要买单。我诧异的望着她,这是什么道理。

“先生您不知道,这里是您‘媳妇’骆小姐家的产业吗?”服务员笑着问我。

我嘴角一抽转头望向骆云仙,正好她吹的泡泡爆了粘在脸蛋上,“你不是要我请你吃饭吗?”

“这儿吃一顿饭都抵你打工一个月的工资了,我是那么狠心的人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骆云仙伸了个懒腰,“我在乎那点钱吗?还是你真把自己当我男朋友了感觉面子上过不去?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会开车吗?”

“暑假刚考完驾照。”

“那回去你开吧。”说完便把车钥匙丢给了我。

上了车,骆云仙将座位调了个舒适的姿势靠下,两条修长的大腿搁在中控台上,倒头就睡。而我边开车边陷入了沉思。为什么雾香对我好我就那么反感,而骆云仙我却能心安理得的接受?想来我反感的不是雾香,而是和她之间的那种关系。她对我的好,都被我认定成了是为了某种目的。就像有时候爱一个人,只是为了证明对方也会爱自己。可我无法给爱下定义,也没有资格去下定义,所以这样的爱情便也得不到证明。

我并不是一个文艺情怀很重的人,但我承认,我对爱情一直怀有向往之心,敬畏之心。

推荐阅读:

贵妃今天死遁了吗 海贼?不,我要成为海王! 师尊是个恋爱脑怎么破 岁月的灰烬 我的植物黑科技 神印:我有被动技能 穿越崖山:我赵昺绝不跳海 末世崽崽,娃综团宠 重回1998,小青梅是个粘人精 黄泉借皮 叶倩白夜 系统:没有资源?我直接无限复制 离婚后,我被顶流花旦觊觎 嫡女重生,误惹短命摄政王 我靠爹妈在年代文躺赢 成神从庙里供奉自己开始 摩拉克斯苏醒之后[原神/综英美] 悬刀 大明:舍弟朱元璋 绿茶白莲花退散,夫人她要摆烂 公寓:我张伟,开局爆炒胡一菲 长生不死从水手开始肝经验 把前辈拐回家 退婚后,司家掌权人重金求娶 亲妈带我在末日摸打滚爬 渡银记 满级黛玉:从摸到丫鬟狐尾开始 [明穿]农妇种田记 我通关了现实日常游戏 斗罗:天道酬勤,唐三被肝破防 咸鱼精在娱乐圈当白莲花 律法太过仁慈,吾来审判人间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