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进了警局

摆脱了唐三千,与王子他们会合后一起打车到了市里娱乐街上一家档次不低的KTV,两个男寝室的成员和一个女寝室的成员,一行十二个人就在这里嗨了起来。

我并不是一个很喜欢这种社交的人,可能我骨子里噬寂寞为瘾吧。包厢里有女生的原因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抽烟,于是我便有了借口溜出来。

洗手间前,我看见一个男子正抱着洗手盆猛吐,一副要把自己胃吐出来的模样。吐了一阵后,他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。

“哥们让让,我要洗个手。”我对他说道。

男子缩起脚给我挪了块地儿,我便匆匆掐掉烟洗了手。

“有烟么?”男子问我。

我点了点头递给他一根,看他全身上下摸索着找火机,便又帮他点燃。

“这火机挺贵的吧。”

“一朋友给的。”

不知为何我忽然没了离去的心思,便自己也点上一根站在他身边抽了起来。我仔细打量个这个人,一米八多的身高,板寸头,轮廓分明,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。年纪应该在二四二五的样子。他颓废的神情中,掺杂着绝望,死心。不知他的故事里,有没有不能被提及的名字。

“念大学?”他问道。

“恩,花经大大一。”

他神色一凛,“是吗,那我还算是你学长,今年刚毕业,我要是留校个一两年说不准咱还能做朋友。”

我笑道,“现在也能做啊。”

“是了,是了。”他边说边挣扎着起身,我上前扶了他一把。无意中我发现他的衬衫和手表,是Valentino和BVLGARI,分辨不出具体款式毕竟我也不了解这些,但足以证明这人身价不低。因为Valentino不做量贩衬衫,他身上的只能是订制款。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,在追逐雾香的步伐时,我也曾暗中研究了一下这些牌子。

“何野。”

“陈墨。”

搀扶着他走进一旁的包厢里,里面放满了酒瓶,还有两个陪酒的公主。这让我又诧异了起来,这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,大白天的就一副要把自己喝死的样子?

“何少,怎么出去那么久啊。”其中一位公主过来扶他坐下。

何野甩了甩手,道“你们出去吧,我跟我朋友喝两杯。”

两位公主犹豫着对视了一眼,何野直接从一旁的包里抽出一沓钱丢给她们,我看了下大概得有上万块。两个女孩接过后笑着谢过,不再多留。

他给我倒了被威士忌,跟我碰了一下,道“小子,谈过恋爱吗?”

我苦笑了一下,“这还用说吗。”我知道,等待我的将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。

我又帮他点燃一根烟,他陷入沉默似乎在整理措辞,随后开口道“那年在花经大,我大三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孩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包间门猛然被推开,一个瘦瘦的黄毛指着何野对身后两个满脸横肉的汉子道,“老大,就是他!”

我转头问何野,“你惹什么事了?”

“刚去厕所的时候不小心吐他身上了。”

为首的汉子走进来道,“我兄弟衣服不便宜,这事儿你看怎么说吧。”

这显然是来敲诈了,何野看起来是个有钱的人应该不会给自己惹什么麻烦,而且对方三个人呢,我心里这么想着。

谁知,何野立即抄起一个酒瓶朝那人砸了过去,二话不说就又拎起一个冲了上去……我特么瞬间凌乱了,这刚才还看起来很斯文的一个小伙子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凶猛了?

“槽!”那为首的壮汉埃了一下后大骂起来,“给我弄死他!”

何野人单势薄,我当然不能看着他被围殴,于是也撸起袖子跟着他加入战局。

……

半小时后巡捕局内

“厉害,真厉害!”铁栏中,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巡捕坐在我跟何野对面,一边拿着笔记录着什么一边说道,“两个文弱书生打三个社会青年,竟然还把对方全撂倒了,你们是读武侠小说长大的吗?还都是花经大的高材生。”

“不是……巡捕大哥,我们这是自卫啊,而且也没哪条法律规定读书人就一定打不过混混了是吧。”我笑呵呵的道。

“你没听出来我是在讽刺你们吗?”巡捕大哥指着我道,“尤其是你,是找人来保你出去还是让我通知你校方?”

“保释?这么严重?”我张大了嘴。

“还读书人,都把那三厮打进医院了,人家不同意私了你就等着坐牢吧。”

我顿时慌了。其实刚才几乎是何野一打三,我就偶尔护着他帮挡了几下。所以这会儿何野伤的比我重,身上脸上不少乌青,而我就右边的脸被擦破了一点。

这时走进来一个小巡捕,在那巡捕大哥耳旁附声了几句,随后巡捕大哥对我们道“我先去处理点事,你们想好叫谁来保你们了就叫外面的值班人员。”

我顿时陷入了无尽的惆怅,找谁来保自己呢,母亲?还是班导?前者的话家人会担心,后者的话学校处分是逃不掉了。而且要对方同意私了又得花一大笔钱。

“是哥连累你了,”一旁的何野开口道,我看见他低着头黑着脸,心情很不好的样子。“你放心,那几个人的医药费和私了费我都会帮你付,只是……我不方便联系家里人,你看能不能找个人来保我们出去?”

我点了点头,思前想后一番还是决定跟找母亲来,正要拿起手机拨出电话,刚才那巡捕大哥回来了。巡捕大哥拉开铁栏递给我们两份文件道,“对方同意私了了,签了字出去吧,外面有人等着接你们。”

“啊?这么快?”我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。

“你们都是万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,出了事儿还得自己媳妇儿帮你们摆平,我都替你们害臊。”巡捕大哥丢下这句话拿了东西走了。

何野长叹了一口气,有点不太情愿的站起身,自始至终他一直低着头。我跟他来到警署大厅,看见雾香和一位年轻女子并肩站在那里,那女子年龄与何野相仿,高挑靓丽,穿戴不凡。

“各领各的回家吧,”那女子对雾香道,“给你添麻烦了小香。”

“不麻烦,橙橙姐。”

而何野仿佛无视那女子一般,径直走出了警署,这弄的女子非常尴尬。随即她愤怒的追了出去,喊道“何野你给我站住!”

而何野似乎没有听见一般,依旧自顾走着。那女子小跑两步拉住他道,“你不管家里的生意我不管你,出去花天酒地我也不管你,现在在外人面前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?”

何野甩开她的手,仿佛爆发了一般吼道,“现在想要面子了?当初你做的那些事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要面子!”

“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”

“不承认是吧?好,把离婚协议签了,反正你家那老头子看我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“才一年你就要跟我离婚,你让我怎么回去跟家里人交道?我爸不是看不起你,他只想要你上进一点。”

何野不再管她,自己打了一辆车离开,留下那女子在路边颤抖着肩膀。

……

雾香送我回学校的路上,我忍不住问她,“那女子…你们认识?”

雾香道,“我在这边生活十年了,总要有几个一起逛街购物的朋友吧?齐橙所在的齐家在万花市和白海市都有很大的影响力,标准的二流世家。”

“那她跟何野是什么情况?”

“橙橙姐是齐家独女,所以去年招了个赘婿,别的我也不清楚,只是隐约觉得她婚后生活并不愉快。她丈夫除了婚礼那会儿我也是第一次见,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我简单把KTV的事情说了一下,“这么说起来,我和那何野还挺像的啊。”

雾香没有回应我,随即陷入沉默。

“痛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脸上的伤。”

“哦,没什么,还好。”

到了学校门口,雾香递给我一个信封,我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。不知为何,薄薄的一张纸,拿在手里犹如千斤。

“以后彦一会留在这边,你有什么麻烦就去找他。”我抬起头望着雾香,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“我要回上京去了,这次你的事情被我办砸了,家族里暂时给我委派了别的任务。”雾香望着我,眼中似有光芒。

我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说不出口,最后只能问她“还会回来吗?”

“不知道……大概,会的吧。毕竟也在这里生活十年了。”

我们就这么默默相视着,她始终直视着我的眼睛,仿佛想要看穿我的心底。

“保重。”许久后,我说道。

“你也是。”

……

望着远去的宾利,轮廓在道路的尽头越来越模糊,像阳光下被吹起的浮云,相遇的光芒炫目而空灵。无影无踪,无穷无尽,无时无刻,将我的思念拉的那么远……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到底意味着什么,也许只是一场梦幻。到底爱是什么,灵魂是什么,谁又能解释它的全部……明知会幻灭却还要接触,明知会受到伤害却不愿避开。

非爱不可,非感动不可,非抱有希望不可。所谓人的希望,归根结底就是自我伤害的根源。但是……依旧感谢让我遇见了你。

是的,我喜欢你,我骗不了我自己。

推荐阅读:

飞机失联后的第十五年 我在修仙宗门当美食大厨 意外怀孕后,神秘大佬他真香了 开局白给萝莉,游历万界 黑子的排球 在下扎纸匠,请西洋舰队赴死 反派,目标是拯救女主 穿越后捡了修仙大佬的崽 藏于昼夜 东方剑鸣妖 异界入侵?不慌,我在系统充钱了 离婚后,她摊牌不装了 我场均三双,得分为零 神话:灵性支配者 炮灰原配在线翻身[快穿] 凌峰兰卡星 综漫:SCP入侵,我在日常收容 崩铁:前世曝光,从奈克瑟斯开始 美强惨炮灰打脸逆袭[快穿] 二中校园的丧尸危机 刚下山,就被美女师姐包围了 摄政王的绝世丹妃 漫威帝国的人间之神 傲世隐龙 摆摊地点随机换,食客追着我干饭 七零之冒名小保姆 幻界剑神传 庶女谋嫡:别惹太子妃 抗战:亮剑杀敌,我是军阀之王 夜半鬼怪时 民国千金她在蛮荒忙种田 考公被诬陷,我反手加入国安局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